白小姐急旋风书 白小姐急旋风 > 白小姐急旋风书 >

《汉书·赵广汉传》翻译

发布时间:2019-09-09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译文:年少就当上了郡中小吏、州从事,因为人廉洁、通达敏捷、谦虚待士被人们所称道。

  译文:选为秀才,任命为平准令(管理物价)。又经过孝廉科目考核当上了阳翟县令。

  译文:杜建平时强横好用武力,门下的食客是奸诈图例之人,赵广汉听说了,先是用含蓄的话警告他。

  译文:宫中有权势的宦官和有声望的豪绅为之说情想方设法无所不至,最终也没有被赵广汉同意。

  原文:宗族宾客谋欲篡取,广汉尽知其计议主名起居,使吏告曰:“若计如此,且并灭家。”

  译文:家族中食客谋划要劫狱,赵广汉全都知道谋划着当中为首的姓名和动向,派差役通告他们:“如果计划这样去做,就要一起灭掉你的全家。”

  译文:此时,昌邑王刘征登上皇位,行为荒淫混乱,大将军霍光跟群臣共同废掉刘征,尊奉推立宣帝为皇帝。

  译文:郡内大姓原、褚两个家族强横妄为,门下的宾客犯法做了盗贼,前任郡守不能擒获制服他们。

  译文:赵广汉到任几个月后,诛杀原、褚家族中的罪魁祸首,颍川郡中震惊恐惧。

  译文:在此之前,颍川豪强和大姓人家互相结为婚姻关系,官吏间的风气是互相勾结。

  原文:广汉患之,厉使其中可用者受记,出有案问,既得罪名,行法罚之,广汉故漏泄其语,令相怨咎。

  译文:赵广汉对此很是担忧,奖励并使用大姓家族的中间分子,让他们知道百姓控告的公文内容,出现要查问的案件的时候,证实了罪名,依法行事处罚他们,赵广汉故意泄漏中间分子的话,使得他们互相埋怨指责。

  译文:又让差役制作密告箱,等到有投送来的密信,除去信件上的署名,并且假托为豪强大姓家族的子弟所说。

  译文:那以后强势宗族和大姓家族之间结为仇敌,羽解散了,民风民俗大为改观。

  译文:官吏百姓互相揭发暗地里做过的坏事,赵广汉能够以此作为耳目,盗贼因为这个缘故不敢作案,作案又总是被抓。

  译文:一切都治理妥当,威望名气流传尽知,并且匈奴投降的人也说匈奴那里都听说赵广汉了。

  译文:本始二年,赵广汉跟从军队回来,又被任用代理京兆尹,满一年后被正式任命为京兆尹。

  译文:赵广汉为人很是强势,天性精通于官场职务,看见差役百姓,有时夜晚不睡觉直到天亮。

  原文:钩距者,设预知马贾,则先问狗,已问羊,又问牛,然后及马,参伍其贾,以类相准,则知马之贵贱不失实矣。

  译文:从事物关系中寻找线索,假设要想知道马的价格,就先问狗的价格,完了问羊的价格,又问牛的价格,然后到马的价格,比较查对它的价格,按类衡量,就能知道马的贵贱不会脱离实际价格。

  原文:有顷,广汉将吏到家,自立庭下,使长安丞龚奢叩堂户晓贼,曰:“京兆尹赵君谢两卿,无得杀质,此宿卫臣也。

  译文:过了一段时间,赵广汉带着差役们到了苏回家中,自己站在庭院之中,让长安丞龚奢敲前室之门告诉劫匪,说:“京兆尹赵某劝告两位,不要杀了人质,这位是宫廷警卫官员。

  译文:释放人质,自动绑手就擒,还可以好好地对待你们,侥幸的话遇到赦免命令,或许某时能解脱罪名。”

  原文:二人惊愕,又素闻广汉名,即开户出,下堂叩头,广汉跪谢曰:“幸全活郎,甚厚!”送狱,敕吏谨遇,给酒肉。

  译文:二劫匪惊恐,又听说过赵广汉的名气,当即打开门出来,下了厅堂跪地叩头,赵广汉跪着谢道:“幸运的是侍郎完好活着,很好!”送二劫匪去了监狱,命令差役细心照顾,给以酒肉。

  译文:到了冬天该处死,预先发给他们棺木,又发给收殓下葬的用品,告诉劫匪,劫匪都说:“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!”

  原文:广汉奏请,令长安游徼狱吏秩百石,其后百石吏皆差自重,不敢枉法妄系留人。

  译文:赵广汉上奏请求,让长安游徼和监狱官吏俸禄上调为百石,那以后享受百石的官吏都比较自重,不敢歪曲破坏法律随意扣留人。

  译文:京兆地区政令清明,官吏百姓称道不绝口。年老的人口头流传,认为自汉朝建立以来治理京兆地区的官员没有能比得上的。

  原文:地节三年七月,司直萧望之核奏:“广汉摧辱大臣,欲以劫持奉公,逆节伤化,不道。”宣帝恶之。

  译文:地节三年七月,丞相司直萧望之考查上奏:“赵广汉折辱朝中大臣,想要用威力挟制奉公守法的人,违反礼节、败坏风气,没有德政。”汉宣帝厌恶他了。

  译文:赵广汉最终被判腰斩之刑。赵广汉虽然犯罪被诛杀,担任京兆尹廉洁清明,以威力(威慑)控制强横有权势的人,平民各得其所。

  1、《汉书》,又称《前汉书》,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,“二十四史”之一。由东汉史学家班固编撰,前后历时二十余年,于建初年中基本修成,后唐朝颜师古为之释注。《汉书》是继《史记》之后中国古代又一部重要史书,与《史记》、《后汉书》、《三国志》并称为“前四史”。

  《汉书》全书主要记述了上起西汉的汉高祖元年(公元前206年),下至新朝王莽地皇四年(公元23年)共230年的史事。《汉书》包括本纪十二篇,表八篇,志十篇,传七十篇,共一百篇,后人划分为一百二十卷,全书共八十万字。

  赵广汉,曾任守颍川郡太守、京兆尹。在颍川郡任太守期间,是赵广汉前期治理的最佳阶段,他不畏强权,精明强干,刚到任的几个月时间,就做了两件大事:一是打击豪门大族的势力,缓和社会矛盾;二是加强地方管理,转变当地的不良风气。其威名由此流传,《汉书》本传中就把擅长处理政务说成是他的天性。

  赵广汉在担任京兆尹时,表现出高度的责任心,处理各项公务,往往通宵达旦。并且善于思考,讲究办事效率。在其治理期间,京兆地区政治清明,官属和百姓无不交口称赞。

  但京兆尹的职责在于管理京城,因在天子脚下,日常处理政务容易得罪皇亲国戚和当朝显贵,所以,虽然赵广汉算得上是一位京城行政官中的佼佼者,也仍然落得被腰斩的下场。赵广汉任京兆尹期间,为官廉洁清明,威制豪强,深得百姓赞颂。

  《资治通鉴》所记“京兆政清,吏民称不容口”,是对赵广汉最好的评价。赵广汉是中国古代十大清官之一。

  赵广汉,字子都,是河北涿郡蠡吾县人,原来隶属于河间郡。年少就当上了郡中小吏、州从事,因为人廉洁、通达敏捷、谦虚待士被人们所称道。选为秀才,任命为平准令(管理物价)。又经过孝廉科目考核当上了阳翟县令。因治理业绩和德行尤为突出,升迁为京辅都尉,代理京兆尹之职。赶上汉昭帝驾崩,新丰县杜建为京兆掾属,助理监造汉昭帝陵墓的方顶。

  杜建平时强横好用武力,门下的食客是奸诈图例之人,赵广汉听说了,先是用含蓄的话警告他。杜建没有改变食客的做法,于是赵广汉立案法办(杜健)。宫中有权势的宦官和有声望的豪绅为之说情想方设法无所不至,最终也没有被赵广汉同意。家族中食客谋划要劫狱,赵广汉全都知道谋划着当中为首的姓名和动向,派差役通告他们:“如果计划这样去做,就要一起灭掉你的全家。”命令数名差役把杜建执行死刑示众,没有人敢靠近。京城中人们称道他。

  此时,昌邑王刘征登上皇位,行为荒淫混乱,大将军霍光跟群臣共同废掉刘征,尊奉推立宣帝为皇帝。赵广汉因为跟着商议决定策略,被恩赐为关内侯,升任颍川太守。郡内大姓原、褚两个家族强横妄为,门下的宾客犯法做了盗贼,前任郡守不能擒获制服他们。赵广汉到任几个月后,诛杀原、褚家族中的罪魁祸首,颍川郡中震惊恐惧。在此之前,颍川豪强和大姓人家互相结为婚姻关系,官吏间的风气是互相勾结。

  赵广汉对此很是担忧,奖励并使用大姓家族的中间分子,让他们知道百姓控告的公文内容,出现要查问的案件的时候,证实了罪名,依法行事处罚他们,赵广汉故意泄漏中间分子的话,使得他们互相埋怨指责。又让差役制作密告箱,等到有投送来的密信,除去信件上的署名,并且假托为豪强大姓家族的子弟所说。

  那以后强势宗族和大姓家族之间结为仇敌,羽解散了,民风民俗大为改观。官吏百姓互相揭发暗地里做过的坏事,赵广汉能够以此作为耳目,盗贼因为这个缘故不敢作案,作案又总是被抓。一切都治理妥当,威望名气流传尽知,并且匈奴投降的人也说匈奴那里都听说赵广汉了。

  本始二年,赵广汉跟从军队回来,又被任用代理京兆尹,满一年后被正式任命为京兆尹。

  赵广汉为人很是强势,天性精通于官场职务,看见差役百姓,有时夜晚不睡觉直到天亮。尤其善于从事物关系中寻找线索,能得知真相。从事物关系中寻找线索,假设要想知道马的价格,就先问狗的价格,完了问羊的价格,又问牛的价格,然后到马的价格,比较查对它的价格,按类衡量,就能知道马的贵贱不会脱离实际价格。只有赵广汉绝对精明能做到,其他模仿的人没有能比得上的。富人苏回为侍郎,有二人劫持了他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赵广汉带着差役们到了苏回家中,自己站在庭院之中,让长安丞龚奢敲前室之门告诉劫匪,说:“京兆尹赵某劝告两位,不要杀了人质,这位是宫廷警卫官员。释放人质,自动绑手就擒,还可以好好地对待你们,侥幸的话遇到赦免命令,或许某时能解脱罪名。”二劫匪惊恐,又听说过赵广汉的名气,当即打开门出来,下了厅堂跪地叩头,赵广汉跪着谢道:“幸运的是侍郎完好活着,很好!”

  送二劫匪去了监狱,命令差役细心照顾,给以酒肉。到了冬天该处死,预先发给他们棺木,又发给收殓下葬的用品,告诉劫匪,劫匪都说:“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!”

  赵广汉上奏请求,让长安游徼和监狱官吏俸禄上调为百石,那以后享受百石的官吏都比较自重,不敢歪曲破坏法律随意扣留人。京兆地区政令清明,官吏百姓称道不绝口。年老的人口头流传,认为自汉朝建立以来治理京兆地区的官员没有能比得上的。

  地节三年七月,丞相司直萧望之考查上奏:“赵广汉折辱朝中大臣,想要用威力挟制奉公守法的人,违反礼节、败坏风气,没有德政。”汉宣帝厌恶他了。赵广汉最终被判腰斩之刑。赵广汉虽然犯罪被诛杀,担任京兆尹廉洁清明,以威力(威慑)控制强横有权势的人,平民各得其所。百姓追忆思念,歌颂他到现在。

  赵广汉,曾任守颍川郡太守、京兆尹。在颍川郡任太守期间,是赵广汉前期治理的最佳阶段,他不畏强权,精明强干,刚到任的几个月时间,就做了两件大事:一是打击豪门大族的势力,缓和社会矛盾;二是加强地方管理,转变当地的不良风气。其威名由此流传,《汉书》本传中就把擅长处理政务说成是他的天性。

  赵广汉在担任京兆尹时,表现出高度的责任心,处理各项公务,往往通宵达旦。并且善于思考,讲究办事效率。在其治理期间,京兆地区政治清明,官属和百姓无不交口称赞。但京兆尹的职责在于管理京城,因在天子脚下,日常处理政务容易得罪皇亲国戚和当朝显贵,所以,虽然赵广汉算得上是一位京城行政官中的佼佼者,也仍然落得被腰斩的下场。赵广汉任京兆尹期间,为官廉洁清明,威制豪强,深得百姓赞颂。《资治通鉴》所记“京兆政清,吏民称不容口”,是对赵广汉最好的评价。赵广汉是中国古代十大清官之一。

  《汉书》说:“广汉为人强力,天性慧于孝职。”他嫉恶如仇,以强有力的手腕治理治安,处置豪强,京兆为之政清,吏民赞不绝口。而赵广汉最终遭腰斩处死,更为其不平凡的经历增添了一层迷离的色彩。由于赵广汉手段残酷,颇类法家,身后也遭到许多正统儒家知识分子的批评。

  到任后,他发现土豪劣绅结党营私成风,形成一霸,无人能治,人民群众敢怒不敢言。为了打击犯罪,为民除害,赵广汉受存钱罐的启发,令手下人制成形状象瓶子,口很小,可入不可出的器具,“受吏民投书”。有了这些举报箱,官吏和群众纷纷写信告密。赵广汉根据得到的线索,组织力量打犯,使奸党散落,盗贼不敢发,稳定了社会。赵广汉因此名声大振,升迁为京兆尹。

  赵广汉,字子都,涿郡蠡吾人也,故属河间。少为郡吏、州从事,以廉洁、通敏、下士为名。举茂材,平准令。察廉为阳翟令。以治行尤异,迁京辅都尉,守京兆尹。会昭帝崩,而新丰杜建为京兆掾,护作平陵方上。

  建素豪侠,宾客为奸利,先风告。建不改,于是收案致法。中贵人豪长者为请无不至,终无所听。宗族宾客谋欲篡取,广汉尽知其计议主名起居,使吏告曰:“若计如此,且并灭家。”令数吏将建弃市,莫敢近者。

  是时,昌邑王征即位,行,大将军霍光与群臣共废王,尊立宣帝。广汉以与议定策,赐爵关内侯,迁颍川太守。郡大姓原、褚宗族横恣,宾客犯为盗贼,前二千石莫能禽制。广汉既至数月,诛原、褚首恶,郡中震栗。先是,颍川豪桀大姓相与为婚姻,吏俗朋党。

  广汉患之,厉使其中可用者受记,出有案问,既得罪名,行法罚之,广汉故漏泄其语,令相怨咎。又教吏为缿筩,及得投书,削其主名,而托以为豪桀大姓子弟所言。其后强宗大族家家结为仇雠,奸党散落,风俗大改。吏民相告讦,广汉得以为耳目,盗贼以故不发,发又辄得。一切治理,威名流闻,及匈奴降者言匈奴中皆闻广汉。

  广汉为人强力,天性精于吏职,见吏民,或夜不寝至旦。尤善为钩距,以得事情。钩距者,设预知马贾,则先问狗,已问羊,又问牛,然后及马,参伍其贾,以类相准,则知马之贵贱不失实矣。唯广汉至精能行之,它人效者莫能及也。富人苏回为郎,二人劫之。

  有顷,广汉将吏到家,自立庭下,使长安丞龚奢叩堂户晓贼,曰:“京兆尹赵君谢两卿,无得杀质,此宿卫臣也。释质,束手,得善相遇,幸逢赦令,或时解脱。”二人惊愕,又素闻广汉名,即开户出,下堂叩头,广汉跪谢曰:“幸全活郎,甚厚!”送狱,敕吏谨遇,给酒肉。

  广汉奏请,令长安游徼狱吏秩百石,其后百石吏皆差自重,不敢枉法妄系留人。京兆政清,吏民称之不容口。长老传以为自汉兴以来治京兆者莫能及。

  地节三年七月,司直萧望之核奏:“广汉摧辱大臣,欲以劫持奉公,逆节伤化,不道。”宣帝恶之。广汉竟坐要斩。广汉虽坐法诛,为京兆尹廉明,威制豪强,小民得职。百姓追思,歌之至今。

  赵广汉,字子都,是河北涿郡蠡吾县人,原来隶属于河间郡。年少就当上了郡中小吏、州从事,因为人廉洁、通达敏捷、谦虚待士被人们所称道。选为秀才,任命为平准令(管理物价)。

  又经过孝廉科目考核当上了阳翟县令。因治理业绩和德行尤为突出,升迁为京辅都尉,代理京兆尹之职。赶上汉昭帝驾崩,新丰县杜建为京兆掾属,助理监造汉昭帝陵墓的方顶。杜建平时强横好用武力,门下的食客是奸诈图例之人,赵广汉听说了,先是用含蓄的话警告他。

  杜建没有改变食客的做法,于是赵广汉立案法办(杜健)。宫中有权势的宦官和有声望的豪绅为之说情想方设法无所不至,最终也没有被赵广汉同意。家族中食客谋划要劫狱,赵广汉全都知道谋划着当中为首的姓名和动向,派差役通告他们:“如果计划这样去做,就要一起灭掉你的全家。”

  此时,昌邑王刘征登上皇位,行为荒淫混乱,大将军霍光跟群臣共同废掉刘征,尊奉推立宣帝为皇帝。赵广汉因为跟着商议决定策略,被恩赐为关内侯,升任颍川太守。郡内大姓原、褚两个家族强横妄为,门下的宾客犯法做了盗贼,前任郡守不能擒获制服他们。赵广汉到任几个月后,诛杀原、褚家族中的罪魁祸首,颍川郡中震惊恐惧。

  在此之前,颍川豪强和大姓人家互相结为婚姻关系,官吏间的风气是互相勾结。赵广汉对此很是担忧,奖励并使用大姓家族的中间分子,让他们知道百姓控告的公文内容,出现要查问的案件的时候,证实了罪名,依法行事处罚他们,赵广汉故意泄漏中间分子的话,使得他们互相埋怨指责。又让差役制作密告箱,等到有投送来的密信,除去信件上的署名,并且假托为豪强大姓家族的子弟所说。

  那以后强势宗族和大姓家族之间结为仇敌,羽解散了,民风民俗大为改观。官吏百姓互相揭发暗地里做过的坏事,赵广汉能够以此作为耳目,盗贼因为这个缘故不敢作案,作案又总是被抓。一切都治理妥当,威望名气流传尽知,并且匈奴投降的人也说匈奴那里都听说赵广汉了。

  本始二年,赵广汉跟从军队回来,又被任用代理京兆尹,满一年后被正式任命为京兆尹。

  赵广汉为人很是强势,天性精通于官场职务,看见差役百姓,有时夜晚不睡觉直到天亮。尤其善于从事物关系中寻找线索,能得知真相。从事物关系中寻找线索,假设要想知道马的价格,就先问狗的价格,完了问羊的价格,又问牛的价格,然后到马的价格,比较查对它的价格,按类衡量,就能知道马的贵贱不会脱离实际价格。只有赵广汉绝对精明能做到,其他模仿的人没有能比得上的。富人苏回为侍郎,有二人劫持了他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赵广汉带着差役们到了苏回家中,自己站在庭院之中,让长安丞龚奢敲前室之门告诉劫匪,说:“京兆尹赵某劝告两位,不要杀了人质,这位是宫廷警卫官员。

  释放人质,自动绑手就擒,还可以好好地对待你们,侥幸的话遇到赦免命令,或许某时能解脱罪名。”二劫匪惊恐,又听说过赵广汉的名气,当即打开门出来,下了厅堂跪地叩头,赵广汉跪着谢道:“幸运的是侍郎完好活着,很好!”送二劫匪去了监狱,命令差役细心照顾,给以酒肉。

  到了冬天该处死,预先发给他们棺木,又发给收殓下葬的用品,告诉劫匪,劫匪都说:“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!”

  赵广汉上奏请求,让长安游徼和监狱官吏俸禄上调为百石,那以后享受百石的官吏都比较自重,不敢歪曲破坏法律随意扣留人。京兆地区政令清明,官吏百姓称道不绝口。年老的人口头流传,认为自汉朝建立以来治理京兆地区的官员没有能比得上的。

  地节三年七月,丞相司直萧望之考查上奏:“赵广汉折辱朝中大臣,想要用威力挟制奉公守法的人,违反礼节、败坏风气,没有德政。”汉宣帝厌恶他了。赵广汉最终被判腰斩之刑。赵广汉虽然犯罪被诛杀,担任京兆尹廉洁清明,以威力(威慑)控制强横有权势的人,平民各得其所。

  赵广汉,字子都,西汉涿郡蠡吾县人,一代名臣。执法不避权贵,生活的年代大致在汉昭帝后期及汉宣帝前期(公元前73年前后)。《汉书》说:“广汉为人强力,天性慧于孝职。”他嫉恶如仇,以强有力的手腕治理治安,处置豪强,京兆为之政清,吏民赞不绝口。而赵广汉最终遭腰斩处死,更为其不平凡的经历增添了一层迷离的色彩。由于赵广汉手段残酷,颇类法家,身后也遭到许多正统儒家知识分子的批评。

  赵广汉,曾任守颍川郡太守、京兆尹。在颍川郡任太守期间,是赵广汉前期治理的最佳阶段,他不畏强权,精明强干,刚到任的几个月时间,就做了两件大事:一是打击豪门大族的势力,缓和社会矛盾;二是加强地方管理,转变当地的不良风气。其威名由此流传,《汉书》本传中就把擅长处理政务说成是他的天性。

  赵广汉在担任京兆尹时,表现出高度的责任心,处理各项公务,往往通宵达旦。并且善于思考,讲究办事效率。在其治理期间,京兆地区政治清明,官属和百姓无不交口称赞。但京兆尹的职责在于管理京城,因在天子脚下,日常处理政务容易得罪皇亲国戚和当朝显贵。

  所以,虽然赵广汉算得上是一位京城行政官中的佼佼者,也仍然落得被腰斩的下场。赵广汉任京兆尹期间,为官廉洁清明,威制豪强,深得百姓赞颂。《资治通鉴》所记“京兆政清,吏民称不容口”,是对赵广汉最好的评价。赵广汉是中国古代十大清官之一。

  赵广汉,字子都,涿郡蠡吾人也,故属河间。少为郡吏、州从事,以廉洁、通敏、下士为名。举茂材,平准令。察廉为阳翟令。以治行尤异,迁京辅都尉,守京兆尹。会昭帝崩,而新丰杜建为京兆掾,护作平陵方上。建素豪侠,宾客为奸利,广汉闻之,先风告。建不改,于是收案致法。中贵人豪长者为请无不至,终无所听。宗族宾客谋欲篡取,广汉尽知其计议主名起居,使吏告曰:“若计如此,且并灭家。”令数吏将建弃市,莫敢近者。京师称之。

  是时,昌邑王征即位,行,大将军霍光与群臣共废王,尊立宣帝。广汉以与议定策,赐爵关内侯,迁颍川太守。郡大姓原、褚宗族横恣,宾客犯为盗贼,前二千石莫能禽制。广汉既至数月,诛原、褚首恶,郡中震栗。先是,颍川豪桀大姓相与为婚姻,吏俗朋党。广汉患之,厉使其中可用者受记,出有案问,既得罪名,行法罚之,广汉故漏泄其语,令相怨咎。又教吏为缿筩,及得投书,削其主名,而托以为豪桀大姓子弟所言。其后强宗大族家家结为仇雠,奸党散落,风俗大改。吏民相告讦,广汉得以为耳目,盗贼以故不发,发又辄得。一切治理,威名流闻,及匈奴降者言匈奴中皆闻广汉。

  广汉为人强力,天性精于吏职,见吏民,或夜不寝至旦。尤善为钩距,以得事情。钩距者,设预知马贾,则先问狗,已问羊,又问牛,然后及马,参伍其贾,以类相准,则知马之贵贱不失实矣。唯广汉至精能行之,它人效者莫能及也。富人苏回为郎,二人劫之。有顷,广汉将吏到家,自立庭下,使长安丞龚奢叩堂户晓贼,曰:“京兆尹赵君谢两卿,无得杀质,此宿卫臣也。释质,束手,得善相遇,幸逢赦令,或时解脱。”二人惊愕,又素闻广汉名,即开户出,下堂叩头,广汉跪谢曰:“幸全活郎,甚厚!”送狱,敕吏谨遇,给酒肉。至冬当出死,豫为调棺,给敛葬具,告语之,皆曰:“死无所恨!”

  广汉奏请,令长安游徼狱吏秩百石,其后百石吏皆差自重,不敢枉法妄系留人。京兆政清,吏民称之不容口。长老传以为自汉兴以来治京兆者莫能及。

  地节三年七月,司直萧望之核奏:“广汉摧辱大臣,欲以劫持奉公,逆节伤化,不道。”宣帝恶之。广汉竟坐要斩。广汉虽坐法诛,为京兆尹廉明,威制豪强,小民得职。百姓追思,歌之至今。

  赵广汉,字子都,是河北涿郡蠡吾县人,原来隶属于河间郡。年少就当上了郡中小吏、州从事,因为人廉洁、通达敏捷、谦虚待士被人们所称道。选为秀才,任命为平准令(管理物价)。又经过孝廉科目考核当上了阳翟县令。因治理业绩和德行尤为突出,升迁为京辅都尉,代理京兆尹之职。赶上汉昭帝驾崩,新丰县杜建为京兆掾属,助理监造汉昭帝陵墓的方顶。杜建平时强横好用武力,门下的食客是奸诈图例之人,赵广汉听说了,先是用含蓄的话警告他。杜建没有改变食客的做法,于是赵广汉立案法办(杜健)。宫中有权势的宦官和有声望的豪绅为之说情想方设法无所不至,最终也没有被赵广汉同意。家族中食客谋划要劫狱,赵广汉全都知道谋划着当中为首的姓名和动向,派差役通告他们:“如果计划这样去做,就要一起灭掉你的全家。”命令数名差役把杜建执行死刑示众,没有人敢靠近。京城中人们称道他。

  此时,昌邑王刘征登上皇位,行为荒淫混乱,大将军霍光跟群臣共同废掉刘征,尊奉推立宣帝为皇帝。赵广汉因为跟着商议决定策略,被恩赐为关内侯,升任颍川太守。郡内大姓原、褚两个家族强横妄为,门下的宾客犯法做了盗贼,前任郡守不能擒获制服他们。赵广汉到任几个月后,诛杀原、褚家族中的罪魁祸首,颍川郡中震惊恐惧。在此之前,颍川豪强和大姓人家互相结为婚姻关系,官吏间的风气是互相勾结。赵广汉对此很是担忧,奖励并使用大姓家族的中间分子,让他们知道百姓控告的公文内容,出现要查问的案件的时候,证实了罪名,依法行事处罚他们,赵广汉故意泄漏中间分子的话,使得他们互相埋怨指责。又让差役制作密告箱,等到有投送来的密信,除去信件上的署名,并且假托为豪强大姓家族的子弟所说。那以后强势宗族和大姓家族之间结为仇敌,羽解散了,民风民俗大为改观。官吏百姓互相揭发暗地里做过的坏事,赵广汉能够以此作为耳目,盗贼因为这个缘故不敢作案,作案又总是被抓。一切都治理妥当,威望名气流传尽知,并且匈奴投降的人也说匈奴那里都听说赵广汉了。

  本始二年,赵广汉跟从军队回来,又被任用代理京兆尹,满一年后被正式任命为京兆尹。

  赵广汉为人很是强势,天性精通于官场职务,看见差役百姓,有时夜晚不睡觉直到天亮。尤其善于从事物关系中寻找线索,能得知真相。从事物关系中寻找线索,假设要想知道马的价格,就先问狗的价格,完了问羊的价格,又问牛的价格,然后到马的价格,比较查对它的价格,按类衡量,就能知道马的贵贱不会脱离实际价格。只有赵广汉绝对精明能做到,其他模仿的人没有能比得上的。富人苏回为侍郎,有二人劫持了他。过了一段时间,赵广汉带着差役们到了苏回家中,自己站在庭院之中,让长安丞龚奢敲前室之门告诉劫匪,说:“京兆尹赵某劝告两位,不要杀了人质,这位是宫廷警卫官员。释放人质,自动绑手就擒,还可以好好地对待你们,侥幸的话遇到赦免命令,或许某时能解脱罪名。”二劫匪惊恐,又听说过赵广汉的名气,当即打开门出来,下了厅堂跪地叩头,赵广汉跪着谢道:“幸运的是侍郎完好活着,很好!”送二劫匪去了监狱,命令差役细心照顾,给以酒肉。到了冬天该处死,预先发给他们棺木,又发给收殓下葬的用品,告诉劫匪,劫匪都说:“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的!”

  赵广汉上奏请求,让长安游徼和监狱官吏俸禄上调为百石,那以后享受百石的官吏都比较自重,不敢歪曲破坏法律随意扣留人。京兆地区政令清明,官吏百姓称道不绝口。年老的人口头流传,认为自汉朝建立以来治理京兆地区的官员没有能比得上的。

  地节三年七月,丞相司直萧望之考查上奏:“赵广汉折辱朝中大臣,想要用威力挟制奉公守法的人,违反礼节、败坏风气,没有德政。”汉宣帝厌恶他了。赵广汉最终被判腰斩之刑。赵广汉虽然犯罪被诛杀,担任京兆尹廉洁清明,以威力(威慑)控制强横有权势的人,平民各得其所。百姓追忆思念,歌颂他到现在。

  赵广汉字子都,涿郡蠡吾人,旧居河间。年轻时做过郡吏、州从事,因为廉洁聪慧尊重贤人而有名。选拔贤能时,被选中做过平准令。考察官员时,因为廉洁又做了翟阳县令。因治理政事特别好,提升为京辅都尉,又做京兆尹。碰上汉昭帝崩,新丰杜建为京兆掾,监督作平陵墓穴。杜建平素强横任侠,他手下的宾客谋取不正当的利益,广汉听说这件事,便含蓄劝告。杜建不改,于是拘捕起来审问。在朝中为官的有头面人物替他请求,赵广汉终究不听。杜建的宗族与宾客商量劫场,广汉完全掌握了他们的计划和主谋人,于是派官吏告诉他们说:“如果按预谋做了,将灭全家。”命令几个官吏将杜建斩首示众。京都人都称赞赵广汉。

  此时,昌邑王被征召做皇帝,由于昌邑王行为不守法度,大将军霍光与群臣一起废除了他,尊立宣帝。赵广汉因为参与定策,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赐爵为关内侯。

  赵广汉又调任颍川太守。这郡里大姓原、褚二宗族横行无度,宾客犯了做盗贼的罪,前任太守不能捉拿处治。赵广汉到任几个月,杀掉了原、褚首恶,郡中人震栗。

  在赵广汉做颍川太守之前,颍川豪杰大姓互相为儿女亲家,官吏与世俗之人结为宗派集团。广汉便奖励使用其中能接受告戒的人,告发有罪者,审问确有罪者用法律惩罚。广汉故意泄漏他们互相告发的话,使其互相结怨归咎。广汉让官员设检举处,将检举信上的名字去掉,假托为豪杰大姓子弟说的。从此强宗大族家家结为仇人,奸党瓦解,风俗大变。官吏百姓互相告发指责,广汉得到一些人为耳目,盗贼因此不再发生,一切事情得到治理,广汉的威名流传各地,甚至连匈奴投降过来的人都说匈奴人知道赵广汉。

  本始二年(前72),汉朝派遣五位将军攻打匈奴,征召赵广汉以太守身份带兵,隶属蒲类将军赵充国。从军回国后,又做京兆尹,满一年就成为正式的。

  广汉做郡守,和颜待士,他安慰下属吏卒非常殷勤周到,论及办事功劳时,总是归为下属,说:“某掾卿做的,不是我赵某办得到的。”这些肺腑之言,使下属官员都推心置腹,没有隐瞒的,都愿意为他办事,即使有生命危险也不逃避。广汉聪明,了解部下的能力适宜干什么,办事是否尽了力。间或有负心的,都能事先得知,含蓄地劝告,如果不改就拘捕他,没有逃脱的,根据他的罪立即备办。犯罪者立即伏罪。

  广汉为人努力,天性精于官吏职守。接见吏民,有时彻夜不眠。特别善于反复调查,得到详细情况。比如要知马价,就先问狗价,接着问羊价,又问牛价,然后到马价,错综比较它们的价格,按类相推,则知马之贵贱不失实。只有广汉能精确做到,他人模仿都不及。郡中的盗贼,闾里的游手无正当职业的侠士,他们的据点,及官吏受贿情况,广汉全知。长安几个少年聚集于闾里极隐僻处商量抢劫,广汉派吏卒抓起来处理。富人苏回做郎官,两个贼人劫持他,要挟其家将财物赎之。一会儿,广汉带领吏卒赶到苏家,亲自立于庭下,让长安丞龚舍敲堂屋门告诉贼人,说:“京兆尹赵君告诉两位,不得杀死人质(指苏回),此人乃皇上的侍从。放人质,束手被擒,会好好对待你们,如果逢上赦令,可能免脱。”二人惊骇,又一向听说广汉的名声,就出来走下堂叩头。广汉感谢说:“幸亏保全了郎的性命,很好!”把二贼送入监狱,命令狱吏慎重对待,供给酒肉吃。到了冬天应当处死,预先为他们备办棺材,供给收殓埋葬的用品,二贼死时都说:“死无所恨。”

  广汉曾经下文符召湖都亭长,湖都亭长西行到界上,界上亭长开玩笑说:“到了京兆府,替我多多感谢问候赵君。”亭长到了京兆府,广汉同他谈话,问事完毕,对亭长说:“界上亭长带口信谢我,何以不传达?”亭长叩头敬佩说实有此事,广汉说:“你转回去替我告诉界上亭长,努力尽心职守,要有效劳的表现,京兆赵某不忘卿厚意。”广汉揭发坏人坏事隐秘之事如神。

  广汉奏请朝廷,让长安的游徼狱吏增加俸禄一百石,从那以后百石吏卒当差自重,不敢枉法随便拘留人。京兆政治清明,官吏百姓称赞他。年纪大的认为从汉兴以来治理京兆的没有谁能赶上他的。左冯翊、右扶风都治理到长安中间,犯法的人喜欢过京兆界。广汉感叹说:“扰乱我太平的,经常是二辅,如果让我赵广汉兼治二辅可能还比较容易些。”

  刚开始,大将军霍光主持国政,广汉为霍光做事。霍光死后,广汉心知天子的意思,派出长安吏卒,自己带领着,一起到霍光的儿子博陆侯霍禹的住宅,直冲进他的大门,搜索私营屠户和买酒的地方,椎破酒器,用斧头砍断栓后才离开。当时霍光的女儿为皇后,听说此事,对着皇上哭泣。皇上喜欢她,于是召见责问广汉。广汉由此侵犯贵戚大臣。对那些旧官家子孙后出做官的人,专门打击其锋锐之气,作事雷厉风行,没有回避的,大多出于果断的决定,没有谁可阻拦。广汉终于因为这些而失败。

  当初,广汉的门客私自卖酒长安市,丞相下属官吏把他赶走了。广汉门客怀疑是苏贤告发的,把这想法告诉了广汉。广汉派长安丞招引苏贤犯罪,尉史禹故意弹劾苏贤让骑士停留在霸上,不到应该停留的地方,耽误军用物资的征集和调拨。苏贤的父亲上书辩冤,控诉广汉,事下到有关官吏再行处理,尉史禹因故意弹劾判腰斩,请示逮捕广汉。皇上下诏立即审讯,广汉供认有罪,刚好碰上大赦,降低俸禄一等。广汉怀疑苏贤同邑之子荣畜教唆的,后用别的法令判罪杀掉了荣畜。有人上书告发此事,事下丞相御史,查讯证实很急。广汉派亲信长安人做丞相府门卒,命令他暗里窥伺丞相门内违法的事。地节三年(前67)七月中,丞相亲信的侍女有过错,自缢。广汉知道了此事,怀疑丞相夫人嫉妒杀死的。而丞相又捧斋酒入庙祀。广汉得到这些情况,派中郎赵奉寿含蓄地晓喻丞相,想用这来威胁他,不让他彻底追查自己的事。丞相不听,追查更急。广汉准备控告丞相,先向懂星气的太史询问预兆,他说今年有杀戮大臣的情况,广汉立即上书控告丞相有罪。皇上命令说:“下京兆尹处治。”广汉知事迫切,于是自己带领吏卒冲入丞相府,召丞相夫人跪庭下回答问话,带走了十几个奴婢,拿杀死奴婢的事责问。丞相魏相上书陈述:“妻子的确没杀奴婢。广汉屡次犯法不伏罪,用诈巧胁迫臣魏相,指望臣宽恕他不禀奏。希望皇上派明察的使者处治广汉检验臣家的事。”事下廷尉处理,证实丞相因侍婢有过错而打了她,她回到弟弟家才自缢的。丞相司直萧望之弹劾说:“广汉挫辱大臣,想威胁奉公的人,违背气节伤害风化,大逆不道。”宣帝很不喜欢广汉,廷尉把广汉关进廷尉狱,又判他贼杀无辜,审讯案件故意不按实情,擅自谎定骑士耽误军用物资征集调拨等罪。天子同意了廷尉的奏请。吏民守候在皇宫前的中间通道上哭泣的几万人,有的说:“臣活着无益于官府,愿代赵京兆死,让他能管理这里的百姓。”广汉到底还是被腰斩了。